意大利佛罗伦萨 再掀文艺复“俗”(组图)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gmyzmy.com/,佛罗伦萨

佛罗伦萨的中心城区紧凑而精巧,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大。行走在佛罗伦萨的街道里,很快就能感受到它的城市肌理。相对于现代都市规划中在区域内填充建筑物的加法,佛罗伦萨更像是用了减法,仿佛是在原本密不可分的建筑中切出道路和公共空间。而在切面上,风格迥异的单体建筑物和谐地兼容在一起,给予了空间上的整体性,使整个城市和谐而充满节奏感。

在整个城市的中心,耸立着著名的百花大教堂,就是佛罗伦萨城市肌理的发源。在城区内所有的建筑中,它独立而不孤独。各种商店,餐馆以及酒店定义了整个大教堂广场的边界。日常生活的氛围与大教堂神圣的光辉和谐统一,仿佛在宣告着佛罗伦萨的宗教文化与世俗生活的可融性。

意大利的教堂或多或少都带有家族色彩,佛罗伦萨也不例外。相较于中国的庙宇,教堂亦有宗氏祠堂的意味,大多教堂都由富有的家族资助建造。百花大教堂便是由当时佛罗伦萨最富有的美第奇家族赞助建造。在长达175年修建历程中,这座教堂也见证了美第奇家族从成功的商人转变为佛罗伦萨真正统治者的过程。

然而,百花大教堂并非完全是执政者的孤芳自赏,它亦是人民胜利的象征。大教堂建造的初衷是为了庆祝市民们在与贵族们的政治斗争中的胜利。尔后大教堂的赞助者乔瓦尼·美第奇亦是因为在政治上站在了人民的一边而夺得政权。

在建筑设计上,百花大教堂并不属于罗马教廷所推崇的中世纪哥特式,集中式的平面和突出的穹顶曾被天主教教廷视为异类。但是,当百花大教堂的穹顶被梵蒂冈圣彼得大教堂的建筑师们所借鉴,世俗的力量已然战胜了宗教的专制。而建筑工匠们在建筑与结构上的大胆创新亦使大教堂成为了文艺复兴时代初期的里程碑。

围绕着百花大教堂行走,我无法自拔地欣赏起每一块大理石来,或粉红,或浅绿,或乳白,是如此光洁规整,恰如其分地镶嵌在一起。而托斯卡纳大理石那特有的纹理又让每一块都散发着其特有的自然的光泽。由于这些大理石的装点,百花大教堂不仅有着其他教堂的庄严雄伟,更增添了一份柔美和亲切感。我想,这与当年佛罗伦萨市民的审美偏好是分不开的。

市政厅广场是曾经是佛罗伦萨的政治中心,传说当年佛罗伦萨人会在这片广场里进行政治辩论和民主投票。而如今,这里变成了佛罗伦萨最主要的旅游景点之一。每日广场上人头攒动,或许也能反映出几分当年的盛况。

市政厅广场最吸引人的便是那些文艺复兴时期的伟大雕塑了。纵观广场里的雕塑,虽然题材多半出自神话,艺术家们却无不着重于对人的刻画,不论是对肌肉和骨骼的研究,还是精神层面的表达都闪耀着人性的光辉。而这些雕塑也是对文艺复兴精神的最好诠释。其中最为有名的米开朗基罗的大卫像更是象征着佛罗伦萨人的精神自由与独立。虽说现今广场上的大卫像已是复制品,却无损于它所代表的精神。

有意思的是与大卫像比邻的海神尼普顿喷泉却不那么受到佛罗伦萨人的爱戴。原因很简单:大卫像年轻英武,富有力量;而海神身材浮肿,佛罗伦萨肌肉松弛,有年迈之像。显然,佛罗伦萨人民更愿意把年轻的大卫当作城市的代表。

现在人们所看到的共和广场是年轻的,在19世纪后半叶,佛罗伦萨人清除了原来的犹太区才建立起了当今共和广场的雏形。围绕着整个广场的是高级酒店、餐厅、咖啡馆和各种品牌的专卖店。因此,整个广场的气氛相较于其他的广场也更加休闲和活跃。

白天和煦的地中海阳光毫不吝啬地洒满了整个广场。定期组织的集市也汇聚了托斯卡纳地区最好的农产品。这次去佛罗伦萨正是托斯卡纳物产丰富的时节。共和广场上搭起了一个接一个的白色帐篷,从各地前来的农夫们带来了时令物产,其中不乏珍贵的新鲜松露。整个广场弥漫着一股节日气氛。在这样一个高级酒店和餐厅围绕的中心地段,佛罗伦萨人展示着引以为傲的最简朴的农业文化,仿佛是在向广场里的标志“丰饶之柱”(The Column of Abundance)致敬。

即使是独自一人闲逛,在共和广场你也不会觉得寂寞。这里是一座免费的画廊。画师们把画架一溜排开,虽然这些画作大多面向游客,但看上去也是异彩纷呈,大有百家争鸣之意。也有画师现场为路人画像的。或许在佛罗伦萨看了各种达官贵人的画像,为自己留一张也算是不枉此行了。

广场上亦有许多街头艺人,在这里,你能听到意大利歌剧选段,也有自发组成的小乐队的演奏。如果喜欢,也可以“捧捧钱场”,那便是表达了对街头艺术家们的认同和尊重。当然,也可以花上几个欧元坐一回旋转木马,让自己置身于公主与王子的童话世界中。

夜幕渐渐降临,共和广场更平添了新的活力。广场上三五成群的年轻人们热烈地讨论着什么,也有头发花白的老夫妻仍旧在小酌着红酒享受浪漫,游客们更是用相机表达着他们对广场的喜爱。广场上还搭起了旋转木马,迷幻的灯光和音乐把气氛烘托得那么令人愉悦。这是一个真正的公共空间。

此行佛罗伦萨给我印象最深的便是佛罗伦萨和文化艺术的深刻联系。自从文艺复兴以来,艺术就不再为神权所独有。艺术不再为某个集权歌功颂德,也不是政治或宗教的宣传工具。艺术真正的再次回到了“人”的手中,艺术和世俗显然是有关了。文艺复兴的艺术家们把艺术从对神的表达转向了对人本身的探究,佛罗伦萨人民又把艺术融入了普罗大众的生活中。

或许,到底大卫像是佛罗伦萨人民的化身,还是佛罗伦萨人民铸造了大卫像所表达的精神,谁都说不清楚。而今艺术更是融入了当代佛罗伦萨人的日常生活中,世俗与艺术的界限不再那么明显。我不知道艺术是否高于生活,但在佛罗伦萨,艺术一定源于生活。文艺不但复兴了,从某种角度也可以说文艺复俗。(图/文:宋开文)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